请输入要查询的内容

一场学生竞赛背后的十年思考

2020-06-30 03:29| 发布者: admin| 来源: 网络整理| 查看: | 评论: 1856

放大 缩小
简介:一场学生竞赛背后的十年思考 ■ 本报记者 陈彬 如果没有这场新冠肺炎疫情,初夏时节的中国石油大学(北京)(以下简称石油大学)校园中,一定会出现这样的情景来自国内外石油类高校的学生们在校园里忙碌地穿行,为各自 ...


 
一场学生竞赛后的十年思考  
 

本报记者 陈彬

如果没有这场新冠肺炎疫情,初夏时节的中国石油大学(北京)(以下简称石油大学)校园中,一定会出现这样的情景——来自国内外石油类高校的学生们在校园里忙碌地穿行,为各自的参赛题目做着各种准备。最终,伴随着各个奖项的公布,学校的大礼堂里会响起一阵阵的欢呼声……

今年是由教育部学位与研究生教育发展中心、世界石油理事会中国国家委员会、中国石油学会、中国石油教育学会联合主办,石油大学承办的中国石油工程设计大赛(以下简称石油工程大赛)举办的第十个年头。虽然由于疫情原因,那一声声回响在大礼堂里的欢呼声没有出现,但整体“移植”到网上的此次大赛,依然有着标志性意义。

正如大赛组委会副主任,石油大学党委副书记、副校长韩尚峰所说,“十年的积淀足以影响一代学子的成长,十年的积淀足以打造一个校企合作育人的典范和品牌”。

这个“品牌”是如何打造的呢?

奥斯卡奖不就是个学院奖吗

说到石油工程大赛的创办,就不得不提到一个人——石油大学石油工程学院教授陈勉。12年前的2008年,他刚刚成为该学院的院长。

在石油大学,石油工程算得上是与学校属性最接近的一个专业类别,但在彼时,即使在学校内部各专业中,石油工程也称不上是顶尖专业。这让初为院长的陈勉有些忧心。

就在陈勉苦苦思考提升教学质量之道的同时,在大洋彼岸,一场页岩气革命正在席卷美国。“过去美国能源靠进口,但有了页岩气后,不但实现了自给,甚至靠它发电还把美国的电价降低一半。”

原本,这场发生在美国的能源革命与陈勉的教学改革关系并不大,但恰巧有一位在美国公司工作的朋友来中国开拓页岩气业务,陈勉便时常与他聊天,并在这个过程中,问了后者一个问题——

“美国页岩气产业的发展是由数千家小企业共同推进的,但在没有上层机构统筹的情况下,它们之间是如何交流的?”

朋友告诉他,美国有一个被称为石油工程师学会的组织,每年会召开一次会议。其间,不仅业界大佬会参加,而且全美范围内,凡有石油专业的学校都会组织学生参加。“在会场上,任何大佬你都能见到。”

朋友的这段话让陈勉陷入思考:“这样的平台国内是没有的,那么,高校自己能不能建立这样一个平台?”

除此之外,还有一件事启发了陈勉,那就是美国公众对于一份大学排行榜的关注。

“那是由《福布斯》杂志每年发布的福布斯美国大学排行榜。”陈勉说,这份在国内很少有人关注的榜单,却被很多美国公众所看重,原因就在于其特殊的评价标准——不在乎论文发表情况,只关注毕业生受不受欢迎。在具体指标上,主要衡量学生毕业五年后的薪资水平,以及雇主对学生的评价。“这样的标准很有道理,毕竟培养学生的目的不全是写论文,而是如何将学生培养成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有了一些想法后,陈勉找到了时任学院党委副书记梁永图:“我们的学生现在做题、玩技巧方面都挺好的,但是解决问题的能力却不强。咱们能不能办一个比赛,让学生们从头到尾把学到的东西,按照实际工程的真实情况完完整整地做一遍?”

对于这个想法,梁永图很赞同,但他也提出了一个疑问:“我们一所学校,能在全国范围内有这样大的号召力吗?”

陈勉想了想:“奥斯卡奖不也就是一个电影学院奖吗?只要我们做得好,为什么不能得到认可?”

在这样的初心下,首届石油工程大赛正式筹备起来。

奥运会冠军都归希腊吗

回想起当年组织第一届大赛的情景,陈勉坦言“很不容易”。这份不易中,很大一部分来自于他们对真实性的追求。

比如,为了让学生能“实打实”地解决一个真实问题,需要有一些真实的地质数据。但这些数据往往十分敏感,甚至有“涉密”的危险。陈勉和同事们只能凭借自己的“人脉”,与石油企业领导商量:“敏感的数据可以删除,甚至可以将一些数据进行混编,但能否尽量确保真实?”

出乎陈勉的意料,经过沟通,各大石油企业对此都很支持,也力所能及地提供各种数据。各石油类高校对于这种新颖的竞赛模式更是感兴趣。据石油工程大赛组委会秘书处秘书长、石油大学学生工作处处长庄玉琳提供的数据,2010年,首届大赛的参与高校就达到了15家,报名队伍达421支。

免责声明:站内标注为“来源:90比分网”的稿件版权均为本站所有,任何个人或媒体不得私自转载传播。相反标注其他网站时,版权归原网站所有,如有侵权,请提供相关版权证明给本站,审核属实后将会立即删除。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所显示的内容仅供学习、交流之用/禁商用。

推荐阅读+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