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山人的网络家园

我们终于长大

2019-03-17 04:01:48| 发布:巫山门户| 查看: 65| 来源:中新网| 责编:admin

摘要: 轻轻剪下长长了的指甲,是时间悄悄说来过的痕迹,是我们看光阴在指尖就这样落下。涂了鸦的白墙被灰尘泼墨潇洒,墙那边的爬山虎又一次藏了少年们的悄悄话她说,我不想长大,可...
轻轻剪下长长了的指甲,是时间悄悄说来过的痕迹,是我们看光阴在指尖就这样落下。涂了鸦的白墙被灰尘泼墨潇洒,墙那边的爬山虎又一次藏了少年们的悄悄话……她说,我不想长大,可我们还是慢慢长大
 
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我们也曾少年,点点滴滴,时光荏苒否?蹉跎岁月否?一定也风华正茂。只是那时对此时,全是想象,而此时看那时,大概,五味杂陈,她呐,也喜,也悲,也潇洒,我呢,想过,忘过,也怀念。
 
看过一本书,写给十二星座的诗,致白羊的标题《我们总要慢慢长大》——往日憧憬的花样年华,染上一层爱恨交加。她并没有告诉我有过爱恨交加,我仔细回忆,也是没有,不过憧憬的年华,经过年轮的“刻画”,早已尘埃落下——模糊不清,我还是迷茫——一如她。我们慢慢长大,用伤痛,不,说的不对——用懵懂作为代价,去拆穿一个又一个童话——不,她说要遇见,那我就去相信,一个又一个童话。我曾少年,将光阴放在细节,假装自己也忘却,她是少年,走在我身后的路,画我,写我,都是幻想中的我。
 
树叶由绿变黄,由黄再到绿,她喜欢绿叶,我拿着黄叶,都是银杏叶,我变老,它却刚结果,曾经校园里有一棵不知年龄的大银杏树,一到秋天,留在相机里的都是一幅盛景,而她就坐在盛景之下,不愿意二次告诉我她在干什么。可惜,我留了树叶,黄绿都有,留下记忆,渐次模糊,唯独留不住她,她终于在我身后的路旁停下,就像我不得不剪下过长的指甲——停留在时光的尽头,换下一轮开始,像年轮,一圈又一圈。
 
关上百宝箱,就当与曾经结账,让她留在记忆里,这样就好,我也要幻想,未来的我是怎样,是否随遇而安,是否爱上繁忙,是否,把我也称作“她”?
 
你问我她是谁?嗯……是年少的我……罢了。
热门文章
ad

关注我们:微信订阅号

官方微信

APP下载

公司地址:重庆市巫山县翠屏街道(404700)

运营中心: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518101)

Email:zgcqwszj#163.com(请把#更换为@)

主办:巫山门户网   协办:巫山在线   技术支持:重庆都市在线

Copyright @ 2013-2019 www.wsmh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备15004848号-5 | 渝公网安备500237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