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山人的网络家园

丰都警察秦大凯铁血男儿也有泪

2019-04-17 21:02:34| 发布:admin| 查看: 196| 来源:重庆新闻网| 责编:admin

摘要: 丰都警察秦大凯铁血男儿也有泪,...

  老秦每次都要熬一大锅中药 

  老秦经常骑着自己的三轮摩托下村办理户籍工作 

  休息时,老秦就上上网。 

  老秦和同事破获一起团伙盗窃摩托车的案件

    中新重庆网11月21日电 据重庆晚报报道 
    “你是警察,还担心这些么?”秦大凯常听到别人说这话,每次,他都只有苦笑。苦笑之后,是抑制不住的水。

  秦大凯身患肝硬化、妻子离她而去;为治病,他卖掉房屋,5年来住在办公室……他觉得自己好“霉”,常常,他都有想哭的冲动。但他不能当着别人哭出来,他说:“警察只能往肚里咽!”

  丰都县名山派出所刚破获一起偷盗摩托车的团伙。16日傍晚,当秦大凯和同事将一嫌疑人从警车押下,带往十米外的问讯室后,他已有些气喘吁吁。

  尽管知道自己的病越来越严重,但秦大凯一直笑呵呵的。虽然已饱受肝硬化折磨6年,但,一穿上警服时,他看上去不像一个54岁的人。 

  下班,老秦回到“家”——家,其实就是派出所楼上一办公室改造而成——因为住房早已卖掉用于治病。在这里,他已住了5年。

  “家”很寒碜,一张床和一张桌子,连电视机也没有。屋里充斥浓浓的中药味。瓦罐里,黑乎乎的中药没日没夜地熬着。这么多年来,老秦就靠这些药来抵抗肝硬化的疼痛。

  老秦环视着这个“家”,眼睛湿湿的:“没想到,到了这把年纪,我竟会如此孤独和无助……”

  悲哀的泪

  “妻子嫌我钱少离我而去,这给了我重创”

  “一天到晚在外瞎忙,顾不上家,挣的钱又少得可怜,我受够了。离婚!”多年来,老秦耳边不时响起这句话。他说,前妻这话,将作为男人的他,尊严都扫尽了。

  2002年是老秦最“霉”的一年,先是妻子和他离婚,随后,阑尾炎切除住院一周,接着查出肝硬化,不得不卖掉住房住院半年。“所有事都发生在那年。”当时,老秦是名山派出所户籍民警。

  “那时,我负责7个行政村和1个居委会的户籍工作,每天在田坎上跑,早出晚归,月工资才700多元。我肝部常痛,每月吃药要两三百,也确实难为她(指前妻)了。”当和妻子一次大吵后,他同意离婚,两个孩子跟老秦,并由他承担一切费用。

  那几年,丰都城正进行移民搬迁,老秦在旧县城的老屋已拆除,新的移民房还没修好,一家人住在临时安置房里。他清晰记得,离婚后,他晚上回到家,孩子们上晚自习了,他独守在空房的情景:“常常一个人莫名其妙想哭,又哭不出来。我当警察30多年,在外面,别人都觉得我挺神气的。其实,我很悲哀——肝部常常痛,又挣不到钱,顾不上家,连老婆也留不住!”

  “其实,我也受够了成天吵闹的日子,离了也好。”老秦对记者说。但,从他说这席话时脸上扭曲着的痛苦中,记者能看出,老秦并没有他说的那么洒脱——离婚给他带来了重创!

  老秦十指交叉,不停地搓着,最后,双手在脸上使劲地抹了一把,笑了,似乎已将这些不愉快抹得干干净净。

  凄凉的泪

  “住院半年,竟没一个亲人陪伴,我只能靠自己”

  两次住院,让老秦切实体会到什么叫凄凉。

  2002年阑尾炎切除术就在丰都做的:“那一周,全靠所里的同事轮流照顾。”出院不久,他被查出患了肝硬化,在西南医院一住半年。

  老秦现在都不敢回忆那半年是怎么过来的:“母亲要在家照顾患有脑血栓的父亲,兄弟姐妹有各自的事,儿子在成都上大学,女儿在丰都上初中。我身边没一个亲人,唯有所里同事趁到重庆出差顺道来看我。”

  入院前,为筹医药费,老秦以4万元的低价卖掉了新县城尚未装修的那套住房,还借了2万外债。

  马上要手术了,老秦躺在病床上,心里说不出的难受:“我哭了。”术后,医生向他推荐一种疗效很好的进口药,但贵,半月一疗程,要一万多,老秦拒绝了。他记得医生说了这么一句话:你们当警察的,还担心什么?心中苦闷正无处发泄的老秦火了——警察怎么了,警察就该有钱?

  “每天孤零零躺在病床,见病友身边总有人照顾,而我,打饭、上厕所都要请护士想法,或托病友亲属帮忙。你能体会那种长达半年的心情么?”

  每天,老秦能做的,就是盯着账单,看上面飞涨的数字,直看得胆战心惊。眼看卖房子的钱就要花光,儿子每月还要生活费,老秦说,他简直要疯了,只想出院。

  凄凉笼罩着老秦,他不好意思地承认,那半年,他常常晚上躲在被窝里哭,还怕别人知道。老秦说他现在想明白了:“警察就不能哭么?警察也是人啊。”

  无助的泪

  “房子没了,我寄居斗室,两个孩子要上学,我觉得自己要被逼疯了”

  2003年初,老秦出院后成了无家可归的人。所里腾出一间办公室让他住,一直到现在。

  每天,当同事回家后,他就一个人呆在这里,煮面条,熬中药。今年,老秦的女儿也考上了大学,儿子在读研,他的负担并没减轻。这两年,他为孩子读书又借了不少外债。买房子,只能是个梦。

  今年开学前,面对女儿近万元的学费,老秦找一个朋友借钱。老秦永远记得朋友那诧异的表情:“你当了30多年警察,这点钱都没有?唉,连住都没地方住,你怎么混的哟?!”听了这话,老秦什么也没说,钱也不借了,转身走了。

  “女儿上高中时,平日都住亲戚家,这儿实在没她住的地方。虽然她理解,但我觉得没尽到父亲的职责。”老秦觉得对不起孩子,但这一双有出息的儿女,成了他最大的安慰。

  虽然做了手术,但老秦的肝还是常常痛,有时半夜痛醒,他会不自觉地喊孩子的名字。清醒后,他才意识到自己是在办公室里。实在痛得厉害了,他就用手抵着肝部,尽量不吃止痛药——一般的止痛药副作用大,好的止痛药贵,他吃不起。

  “常常一个人在黑暗中睁着眼睛等天亮,一种很无助的感觉。心想,天亮了同事们来了就好了,至少有人说说话,就没那么难熬。”说到这里,老秦眼中有了泪花。

  英雄的泪

  “我只有疯狂地工作,以此来排遣内心的痛苦”

  内心的苦闷并没影响老秦的工作,出院不久,他就坚持回到工作岗位。今年上半年,所领导照顾他,不再让他担任户籍民警,转做内勤,不用再整天东奔西跑。

  “他闲不住,做完本职工作,还常和我们一起出警,完全不像个病人。”副所长冉洪波介绍,一天晚上,所里集体行动,我们根本没考虑老秦,可他从“家”里跑来,说不能“搞特殊”。最后,大家只得让他留在所里值班,整整一个通宵。

  2003年,所里还没配警车,每天下村的老秦发现自己越来越力不从心,就花三百元买了辆县公安局淘汰的三轮摩托。现在,这摩托已破得不成样子,却仍是老秦的依靠。

  今年9月9日,一位80多岁的老太太从台湾来到名山派出所,请民警帮她找失散多年的弟弟。老太记忆不清,户口系统又没有其弟弟的记录。老秦就骑上摩托,忍着肝痛带她到附近村社寻找。从早晨一直忙到天黑,终于帮老太太找到了亲人。后来,当得知老秦患有肝硬化时,老太一家感动不已,拉着他的手说:“我曾对大陆警察有偏见,你彻底让我改变了偏见。”听了这话,老秦激动得差点掉泪。

  去年,身份证换代让老秦忙了一年。一天,老秦早上6时过就赶到村里,为200多群众办理二代身份证。中午,天气异常热,老秦虚汗直冒,见还排着很多群众,他顾不上吃饭喝水,也没按时吃药,连续工作至下午4时过。回家途中,老秦晕倒在路边,是同事将他送进了医院。

  今年2月5日下午,所里得到线索,有人在一偏辟地段吸毒。见所里只有包括自己在内的3名民警,老秦定要参与,忙到凌晨6时,当抓回两名吸毒人员审查完毕,老秦再坚持不住,倒在办公桌上睡着了。 

  3月20日,在办理二代身份证时,老秦发现一男子系潜逃十余年的网上逃犯。他不露声色,将情况暗示给微机员,通知带班领导。当该男子被戴上手铐时,叹道:“10多年都过去了,想不到今天栽在这个老头手中。”今年以来,老秦通过核对信息和办理二代身份证,已抓获各类逃犯5人。

  冉洪波说,老秦从不对领导提自己的病、谈经济的困窘和内心的苦闷。老秦则说:“虽然警察也跟普通人一样,有脆弱的一面,但某些时候,警察就是警察!”他不想被特殊处理。也有人劝他提早退休,工资不会少,但老秦没想过,他说,他还动得了:“如果退休,我会更孤独,只有疯狂工作,才能排遣我内心的痛苦。”

  现在,每天忙完工作,一个人在“家”里时,老秦仍会伤感,但已不会轻易流泪。他说,最困难的日子已经过了:“警察的脆弱是不会被很多人理解的,警察的泪只能自己往肚子里咽。”

热门文章
ad

关注我们:微信订阅号

官方微信

APP下载

公司地址:重庆市巫山县翠屏街道(404700)

运营中心: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518101)

Email:zgcqwszj#163.com(请把#更换为@)

主办:巫山门户网   协办:巫山在线   技术支持:重庆都市在线

Copyright @ 2013-2019 www.wsmh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备15004848号-5 | 渝公网安备500237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