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东门户之窗

密林恩仇

2019-07-11 18:48:11| 发布:佚名| 查看: 186| 来源:中国网| 责编:admin

摘要: 密林恩仇,...
 


密林恩仇
  周兴中帮助村民种经济林木
密林恩仇
  周兴中查看林木
密林恩仇
  周兴中给曾经砍伐过树木的村民传授药材种植方法

  故事导读

  他是一名护林员,以前,他想讨口水喝,好多村民不让他进门;如今,听说他要来,村民争着准备饭菜。

  27年时间,30万公里山路,200多双胶鞋……他用“收买人心”的方式,开创了一个防止盗砍盗伐的法宝。

  周兴中在村民家中白吃白住整整一月了。

  “中午到我家去吃饭,我老婆在杀鸡。”

  “不行!我家昨晚就开始准备了,今天得到我家吃……”

  昨上午,城口县厚坪乡白合村,几名村民边栽种核桃树,边为周兴中到谁家吃午饭争执。

  “我给钱,他们谁都不要。”想起这些自己以前的“对头”,44岁的周兴中笑了。

  周兴中是城口仁和林场厚坪乡国有林管护站护林员,因常断村民们盗砍树木的“财路”,10年前,被人视为眼中钉,而现在,他在乡上租住的房屋被房主卖掉,又未找到新的住房,村民们就争着拉他去自己家白吃白住。

  “他会收买人心。”村民蔡文国说,周兴中的护林方式很受大家欢迎。

  以前他是山民仇人

  1981年,只有小学文化的周兴中被招进城口县原七雁山林场当护林员,防止木材被盗伐。从此,他便结下很多“仇人”。

  1985年秋,周兴中和3名同事巡逻到雪宝山十里坪,发现10多名扛着木材的村民正悄悄往山下溜去,僵持3个多小时,对方始终不肯放下木材。

  晚7时许,同事突然拉起周兴中就跑——夜色中,一大群操着斧头、木棒的村民从森林深处涌过来,其间,还有人大喊:“哪个敢断我们的财路,就朝死里打!”

  “我们没命似地向山下跑,那些人就在身后追。半小时后,我的同事迫不得已用随身携带的火枪朝天上放了一枪,对方才停止追赶。”事后,周兴中又见到过他们。每次,对方总是恶狠狠地瞪着他,甚至还有人问他“是不是不想活了”。

  一天,周兴中拦截了一辆运送木材的拖拉机,车上坐着附近村民秦中明。听说不让运走,还要罚款,秦中明先好言相求,被拒后从车上冲下来:“抬头不见低头见,今后你也别想好过!”他扛起斧头就朝拦车杆乱砍,周兴中上前制止,混乱中,秦中明竟剥下周兴中的衣服扬长而去:“不让我挣钱,就拿你的衣服抵吧,反正我也没衣服穿。”

  像这样得罪人的事,周兴中走到哪里,做到哪里。

  2001年到厚坪乡工作后,他发现当地不少人上山砍树挖窖烧杠炭,他就不停地找窖子、毁窖子、得罪人。厚坪乡最偏远的梯子岩一张姓村民的窖子就在一年之内,被他毁了3次。

  之后,他曾几次巡林走到这里,口渴想喝点水,可老张总是一看见他来就将大门关上。

  “几年下来,我成了过街老鼠。”周兴中苦笑。

  回家儿子叫他哥哥

  周兴中家在县城,为了护林只得常年撇下家人独自住在山下的租赁房里,几个月才回趟家。

  一次,周兴中和同事巡逻至东安乡三元村。天黑了,浓雾中,他们迷路了,晚上9点还没走出山林。黑暗中,周兴中脚下一滑,滚向一旁的悬崖。危急中,他抓住崖边一根树枝,吊在悬崖上,下方就是100多米高的深渊。两个同伴解下裤带结成绳子,才将他拉上来。

  另一次,周兴中和同事李金明在魏家峡口截住一辆运输盗伐树木的手扶拖拉机,他们爬上车顶,让司机开到乡政府接受处理。谁知开出一公里,便连车带人掉下悬崖,李金明当场死亡,周兴中被卡在石缝里逃过一劫。

  27年来,周兴中每年在家的日子加起来不到一个月,巡护里程超过30万公里,穿破200多双胶鞋。

  对周兴中来说,危险、困难、艰苦都不算什么,真正让他心酸的是对家人的内疚。妻子黄信菊说,丈夫常常一出去就是一两个月,回家时胡子拉碴像个野人,儿子小时候根本不认他。

  儿子2岁时,一次周兴中巡林回家,看到他脏兮兮的长发,几个月不见的儿子直往房里躲。周兴中拿出准备的饼干,儿子才肯出来,却怎么也不愿叫爸爸,接过饼干竟甜甜地冲他叫了一声哥哥。

  盗伐严重源于贫穷

  2001年,周兴中任厚坪乡林业管护站站长,辖区内管护林面积达15万亩。他发现,无论自己和同事付出多大,依然无法阻止盗砍盗伐。回顾护林生涯中那些盗伐者,他开始思考盗伐的根本原因。

  被秦中明剥掉衣服第二天,周兴中便提着自己掏钱买的肉和糖,一路打听去了秦中明位于山上的家。

  半山腰上,一个用竹篱笆作墙、玉米秆盖顶的茅草棚在寒风中摇摇欲坠。4个衣衫褴褛的小孩正在草棚前玩耍,一满头白发的老太坐在门槛上,行动不便——那是秦中明的母亲和他的孩子。

  秦中明不在家,老太说,他们一家6口人就挤在这间不到30平方米的茅草棚里,全家唯一的经济来源就是秦中明偶尔砍树卖柴赚点钱……

  周兴中当即回家买了几公斤包谷种和半袋肥料,又让妻子包了两块腊肉带给秦中明:“砍树是违反国家规定的,有困难,大家一起想办法。”

  秦中明吃惊地拿着包谷种,红着脸说:“我不该砍树……”

  2003年,厚坪乡白合村2组村民蔡文国在贩卖盗伐木材时,被周兴中逮个正着,周兴中没收了满车木材,还按规定罚款700元。

  罚款并没让蔡文国有所收敛,后来,周兴中又几次收缴了其贩卖的盗伐木材。

  反复几次后,周兴中发现,蔡文国3个小孩上学,负担很重……

  周兴中发现,每个盗伐者都有共同点,那就是贫穷:“要从根本上解决盗砍盗伐,就必须从根本上改变他们的贫穷面貌。”

  致富成为防盗秘笈

  2003年,周兴中把自己曾处罚过的厚坪乡10多户最贫困的山民组织起来,与林业管护站结对,研究致富办法。他自己掏3700元钱买来孵化机,试点搞起土鸡养殖。然后把孵化出来的小鸡送给这10多户试养,出栏后再还本钱。当年,这10多户山民平均增收千余元。

  不久,周兴中又引进一家林业开发公司,联合村民成立合作社,发展起云母香、党参等药材,由公司无偿提供技术、种子,实行最低保护价收购。

  诱人的条件吸引了许多村民。现在,厚坪乡已有470户农民发展药材种植,100多户村民发展养殖业,其中大多数是当年盗砍盗伐的贫困户。而今,他们年均纯收入在3万元以上。2006年,蔡文国在周兴中和乡政府担保下,贷款2万元大规模发展养殖和种植。去年,蔡文国全年纯收入达到7万元。

  “现在都忙着养鸡、种药材,利润比以前高得多,哪个还有心思上山砍树?”曾3次被周兴中毁了窖子的老张说,现在,很多村民都享受到保护森林给自己带来的好处,不仅没人再去盗伐,还自发当起义务护林宣传员。

  去年,一外地人在山上抽烟引燃枯草,被老张等几个义务宣传员发现,及时扑灭后,他们还将外地人带到管护站接受教育。目前,厚坪乡的义务护林宣传员已有50多个。

  通过发展经济,周兴中所管护的森林已连续6年没出现过本地村民盗砍盗伐现象,林中,红豆杉、樟木、楠木、云杉等国家珍稀植物长势良好,金钱豹、金雕、黑麂、亚洲黑熊、猕猴等以往很难看到的国家保护动物也逐渐多起来。现在,厚坪乡森林覆盖率达75%,成为城口县森林覆盖率最高的乡镇之一。

  记者 张一叶 首席记者 周立/文 首席记者 史宗伟/摄

热门文章
ad

关注我们:微信订阅号

官方微信

APP下载

公司地址:重庆市巫山县翠屏街道(404700)

运营中心: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518101)

Email:zgcqwszj#163.com(请把#更换为@)

主办:巫山在线   协办:巫山在线   技术支持:重庆都市在线

Copyright @ 2013-2019 www.wushan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备15004848号-6 | 渝公网安备500237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