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东门户之窗

“重庆画家村” 教授当"村长"

2019-07-12 17:42:12| 发布:管理员| 查看: 89| 来源:重庆新闻网| 责编:admin

摘要: “重庆画家村” 教授当"村长",...
    故事导读

    在成都郊区荒凉的仓储区域,有一个艺术家村落——成都北村艺术区。这里,百分之八十的艺术家来自重庆,或与重庆关系密切;这里,重庆方言成了“村语言”。“村民”聚会时,最隆重的方式是“长桌宴”,“村歌”是时下最流行的奥运歌曲《北京欢迎你》重庆版。

    这里,被周围的人戏称为“重庆画家村”。     

    19日晚8时,成都市新都区北村,“北村艺术区首届开放展”开幕活动已近尾声,招待来自全国各地的200多位艺术家、评论家的“长桌宴”正酣,看着眼前举杯狂欢的人群,原四川美术学院教授刘勇脑海里突然想起时下流行的歌曲《北京欢迎你》,他冲着人群脱口而出——

    “北村欢迎你,在烛光下自由深呼吸,有梦想谁都了不起……这就是我们的‘村歌’。”

    刘勇新印的名片上有两个头衔:北村艺术区村长、四川音乐学院美术学院教授、油画系主任。

 大学教授当“村长”

    大学教授来这荒郊野外当“村长”,很多人纳闷。

    刘勇祖籍河北,生长在重庆。1982年,四川美术学院油画系毕业后留校任教,直到去年暑假,刘勇大部分时光生活在重庆的黄桷坪。教书画画30年,他成绩斐然,一幅油画时价数十万……正当事业发展顺利,刘勇却从黄桷坪消失了——去年暑假,他应聘到四川音乐学院美术学院当油画系主任。

    到成都一年多来,除了日常工作,刘勇专注于一件事:建立北村艺术区,并被推荐为“村长”。

    北村在新都区,离成都1个多小时车程,距学校6公里。一边有火车经过,另一边有几家工厂,多年少人居住。后来,当地村民在这里建了一排排仓库,仓库周围,还有很多农田。

    “在黄桷坪,我早晚能听到火车轰鸣,看见长江对岸的高大烟囱。”刘勇说,到了成都,他也想找这样的地方。去年整个暑假,他与朋友在附近找了10多个地方,最后发现了这片仓储区。“这里太棒了,租金也便宜。把仓库改造一下,住艺术家没问题。”

    19日下午,记者穿过曲折复杂的北村小街,往里走看见了艺术区一期,38间平房由6间超大厂房组成,最大的工作室280平方米,最小的140平方米。厂房门前小道尽头,是一间300多平方米的大库房,这里已开辟成艺术展馆。“你看到的只是一部分,另一片区有5000平方米,主要是综合展厅。”刘勇说。

    起初,刘勇担心这地方离生活区远,不方便。去年底,一期工程改造结束,他们向全国发帖。“没想到,回帖像雪片一样,审核通过的80多位艺术家中,有20多位来自重庆,其他人也多与重庆有瓜葛。”

    川美毕业生、著名画家何多苓的工作室与刘勇为邻。还有很多国内知名艺术家成了艺术村的村民。“艺术区的房租是全国最低的,每平方米月租4元,比时下重庆黄桷坪周边的房租便宜一半以上。”副村长张革是重庆人,他说这样的价格,对艺术家很有吸引力。

聚会摆起“长桌宴”

    住在这里的“村民”,重庆人最多,配套于是按照“重庆标准”进行,包括饮食习惯。

    19日下午,北村正式对外开放。来捧场的很多,有国内艺术界的腕级人物:著名艺术批评家、艺术国际网总编辑吴鸿,著名艺术批评家、博士高岭……其实几位地位显赫的艺术界大佬远道而来,是想看他们玩的到底有多“野”。

    晚上6点,北村最重要的节目隆重上演——展厅门前,40张课桌一字排开,桌上是重庆风味的各式卤菜、煮咸毛豆、蛋糕、啤酒,三百多位食客中,百分之七十操重庆口音,这是北村以“长桌宴”方式,开始他们的晚间庆典。

    村里有专门的大厨。

    “我姓瞿,瞿秋白的瞿,在这儿做饭。”在瞿文星印象中,今年1月份,北村陆续入住了很多来自重庆的艺术家,他第一次做“长桌宴”是刘勇倡议的,那次菜品有30多个。“今天这次长桌宴算是规格最高的一次,虽然菜品只有14种,但参加人数绝对空前。”

    大厨瞿文星来自黄桷坪。8年前,瞿文星是川美附近一家文化用品店的小老板,后来他到川音美术学院附近继续经营美术用品店。老瞿人豪爽,热情,爱好下厨,手艺不错。一年前,听说刘勇筹建北村的事,他追随而来落户北村,专司村食堂。

    “这里离城远,买个菜什么的都不方便。我开这食堂也不图赚啥钱,就图与画家一起热闹。这里重庆人多,好耍个嘛!这些艺术家多数单身,早晨睡懒觉,只卖中午和晚上两顿饭,做的都是重庆口味的饭菜,大家对吃啥也不挑剔。”老瞿说,今年中秋节晚的“长桌宴”后,40多位艺术家在坝坝上一起唱歌,他们唱老歌,唱在重庆娱乐场所最上榜的歌,有几位女性差点给唱哭了。

多为躲避都市喧嚣

    没活动时,北村安静得几乎让人忘却它的存在。

    艺术家们多数不看电视,他们了解外面世界的途径,是朋友间的信息传递和网络。

    49岁的王进皮肤很黑,眼睛显得大而明亮,他不爱说话,很多时候安静地听音乐,看书或埋头画画,他的工作室选在转几个弯才能到的地方。

    “我家在七星岗金汤街,就是那个以前有举拳头雕塑的旁边,现在雕塑拆了,我印象最深刻的,还是那‘拳头’。”王进从小喜欢画画,中学毕业后没进艺术高校。婚后,王进的新房变成画室。爱人专心带孩子,他专心画画讨生活。今年初,接到刘勇的电话,他二话没说,直奔北村。

    “多长时间回趟家?”

    “没准儿,想回家就回——哈哈。”

    “为啥要跑到这么荒凉的地方?在家也一样可以画画嘛!”

    “这里清净,没人打扰,也没什么朋友,没应酬。”王进回答干脆,一直低着头。除了参加村里的集体活动,他基本不出门,中午起床,下午画画,一天两顿饭,有时自己做,有时大家凑份子。

    夏中伟皮肤白净,与王进站一起,两人黑白分明。他们工作室窗对窗,一家炒回锅肉,另一家马上就闻到豆瓣香。

    “我以前就在黄桷坪漂,朋友多,经常聚会,喝酒摆龙门阵。你晓得,重庆人就是干燥!”老夏到北村是躲避都市的喧嚣,“在这里,一月生活费加画材大约要4000元,没朋友应酬,很节约的。”

    通常,周末或有重要艺术活动,这里不缺慕名而来的“粉子”(成都人对美女的戏称)。

    但住在这里的女艺术家不多,80多位“村民”中,女的仅8位。詹灵娟曾在黄桷坪画画,摄影,求学,她是第一批入住北村的女艺术家。在这里,她结识了同样毕业于川美的画家余明,两人过起了远离都市的田园牧歌式生活。“想画就画,想睡就睡,我感觉很幸福,充实,真诚,从未有过的体验,最重要的是我真实的活着。”詹灵娟写下了自己的心情日记,她喜欢北村散发出的气息:宁静,安适,慵懒,自由自在,随心所欲。

  促进成渝文化交流

    “重庆人的性格深入他们骨髓,走到哪里都不会变,你看看,这些展览作品中流露出的东西,就是川美的性格,重庆性格嘛。这对成都的美术一定有冲击!四川很多优秀艺术家来自四川美术学院,成渝不分家,分不了!”川音美术学院院长马一平也来自重庆,他是刘勇大学时的老师。马先生不住北村,但他一直关注这个区域,他认为北村艺术区的建立,促进了成渝两地的文化交流和融合。

    “北村欢迎你,在烛光下自由深呼吸……”19日深夜,客人散去,喧嚣不在。长桌宴上的烛光渐次熄灭,这批来自重庆的“村民”已有醉意,在刘勇带领下,他们依然用啤酒瓶敲击着桌面,以重庆人的豪爽齐声吼出“村歌”旋律。

    歌声在北村上空盘旋。

    这是身在异乡的他们短暂的欢愉,是否也暗含着对故乡重庆的深情回望呢? 重庆晚报(记者 袁尚武 )

热门文章
ad

关注我们:微信订阅号

官方微信

APP下载

公司地址:重庆市巫山县翠屏街道(404700)

运营中心: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518101)

Email:zgcqwszj#163.com(请把#更换为@)

主办:巫山在线   协办:巫山在线   技术支持:重庆都市在线

Copyright @ 2013-2019 www.wushan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备15004848号-6 | 渝公网安备500237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