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输入要查询的内容

专题报告:印尼镍矿政策变迁回顾及影响

2020-05-22 23:02| 发布者: admin| 来源: 网络整理| 查看: | 评论: 1856

放大 缩小
简介:专题报告:印尼镍矿政策变迁回顾及影响 ...

  2020年,镍市场最重要的变化在于印尼镍矿出口禁令的正式实施。但年初由于新冠疫情这一突发事件成为全球焦点,大宗商品在需求断崖式下挫的背景下普遍出现了大幅下挫。当前随着目前全球经济逐步走出疫情阴影,镍市场关注焦点将再次转向印尼禁矿后的供应情况。

      因此我们重新梳理了印尼禁矿政策的变迁,以及印尼镍产能的变化,推导国内受到的影响,进而为下一步镍价走势提供参考。

      一、印尼镍矿政策变迁回顾

      印尼是世界红土镍矿资源最丰富的国家之一。但是出于经济上的更多需求,印尼政府开始希望把印尼的定位从单纯的资源出口国改为其矿产资源的加工者。因此,印尼政策在2009年开始出台新的矿业政策。但是印尼的矿业政策一直变化不定,期间发生多次变革。

      2009年1月12日印度尼西亚饱受争议的新《矿产和煤炭矿业法》(2009 年第4号法律)正式颁布并生效,同时取代1967 年第11号法律 (旧矿业法)。其中一条重要新规定就是要求获得矿业许可证的现有生产企业在印尼国内冶炼 加工其矿产品。实际上就是规定 5年后,即2014 年5月12日起将不允许任何金属采矿企业出口金属原矿石,生产的矿石必须在本地区加工,不管该企业是否在本地区拥有冶炼厂。

      为控制矿山的过度开采,在临近全面禁止原矿出口令正式实施之前,印尼政府开始出台相关政策,逐步限制原矿出口,在2012年政府相继出台了限制原矿出口的若干规定,先后对65种金属和非金属矿产采用配额许可制度,并征收20%的出口税。同时还规定,印尼矿业商业牌照持有者须提供印尼能矿部的推荐信才能出口原矿。矿业企业还需提供从2014年起按照2009 年矿业法规定停止一切原矿出口的承诺书。

      2014年1月11日,在全面禁止原矿出口规定实施之前,印尼总统苏希洛签署了2014年1号政府条例,明确禁止原矿出口、适当延长经过选矿或粗加工的精矿石继续出口至2017年1月后。1月13日,印尼能矿部和财政部分别颁布部长条例,对原矿出口实施细则作出规定:

      镍矿、铝土矿、铅锌矿、金矿、银矿、锡矿、铬矿 等主要矿产需进行冶炼提纯,且提纯工艺中没有过渡性产品。而粗加工后纯度分别达到最低纯度标准的铜矿(15%)、铁砂 (56%)、铁矿石(62%)、铅(57%)、锌(52%)、锰(49%)等精矿石允许被出口到国外,直至提纯设施建设完成,但最迟不能超过 2014 年1号能矿部部长条例公布后3年(2017年1月12日)。

      2017年1月12日,印尼突然宣布有条件允许镍矿出口。新规显示,矿权持有人在获得能矿部的推荐函和贸易部的出口许可后,可以出口部分1.7%品位以下的镍矿。但允许出口的 矿山实施配额管理,需要满足两个条件,一是申请出口配额的矿山在印尼配套的冶炼厂中 30%的冶炼产能必须用于加工低品位的矿,其余可根据申请的配额进行出口;二是冶炼配套建设项目必须在5年内完成,且要通过印尼政府每6个月的建设进度核查,否则将被取消资格。

      2019年7月19日,印尼能源和矿产资源部技术与环境负责人Sri Raharjo表示,印尼政府确认从2022年开始全面禁止出口镍矿石,并督促矿商在禁令实施前建好冶炼厂。2019年9月4日,印尼《能源和矿产资源管理部2018年第25号法令第二修正案》已经签署,文件中提到对于已批复的镍矿出口配额以及今年后面几个月新批复的配额其有效期不超过2019年12月31日,即从2020年1月1日开始印尼所有品位的镍矿彻底禁止出口。

      二、印尼镍产能分析

      在印尼政府提出原矿出口禁令之后,国内不锈钢企业开始积极在印尼当地建立镍铁冶炼厂的进程,以满足国内不锈钢行业日益增长的镍铁需求。

      目前印尼在建和拟建项目众多,2019-2021 年印尼 NPI 新增产能主要分为五个部分,分别为青山印尼、德龙印尼、金川 WP、 Weda Bay 火法项目、其他企业。其中金川 WP 项目已经在 2019 年全部投产,2020 年印尼 NPI 新增产能主要是青山的 Weda Bay 火法项目与德龙印尼项目。从 2020-2021 的投产进程来看,今明两年印尼镍生铁投产进度依然较大。

      最新进展来看,4 月,印尼Morowali 又有两台42,000kVA 的NPI 炉子投产,一台4 月中旬出铁,另一台4 月底出铁,即至月底为止,算上weda bay 在运行的两台炉子之后,印尼青山将有36 台NPI 炉子在产。4 月底印尼德龙工业园二期不锈钢一体化冶炼项目(OSS 公司)正式投产,其35 条镍铁生产线中的第一条镍铁生产线也正式投产。

      2020 年,印尼NPI 产量迎来爆发式增长,将超过中国成为全球最大的镍铁生产国。预计总产能将达到93 万镍吨,总产量预计为53 万镍吨,较2019 年35 万镍吨,大幅增加51%。

      三、对国内影响

      1、镍矿进口大幅缩减

      2019 年国内镍矿总进口量5600 多万吨,其中印尼约2380 万吨,占比43%;菲律宾近3000 万吨,占比53%。2020 年印尼禁矿政策正式实施之后,中国镍矿供应格局将主要依赖菲律宾供应。

      2020 年4 月,中国镍矿进口总量为135.91 万吨,较3 月份减少8.71 万吨,环比下降6%,同比减少70.2%。其中来自菲律宾进口量为108.8 万吨,占比80%。预计后期菲律宾进口量占比将超过9 成。

      预计2020 年国内镍矿总进口量为4350 万吨,较2019 年下降23%;其中自菲律宾进口镍矿量为3300 万吨,较2019 年增加10%。

      2、镍铁产量出现缩减

      由于镍矿进口量的大幅缩减,预计2020 年国内镍生铁将陷入原料短缺的困境,整体产量预计出现下降。国内待释放镍生铁产能诸如内蒙奈曼旗、大连富力、营口宁丰和唐山凯源扩产项目,将因没有镍矿储备或后续而投产困难。

      根据上海有色网数据,2020 年1-4 月国内镍生铁产量16.62 万镍吨,累计同比下降6.01%。原料紧张的影响已经开始显现。预计2020 年全年镍生铁产量47 万镍吨,较2019 年下降19.5%。

      3、小结

      整体来看,由于印尼镍矿出口禁令的影响,国内镍矿进口量将大幅下降,目前国内镍矿港口库存已经大幅消耗,处于低位。受到原料紧张影响,国内镍铁产能也是连续回落,预计全年产量同样将出现较大程度下降。尽管印尼镍铁新增产能投放进度不断加快,但是目前出口至国内数量还难以满足下游不锈钢需求,因此我们认为国内镍供应市场将持续处于偏紧格局,从而支撑镍价持续上行。

免责声明:站内标注为“来源:巫山门户网”的稿件版权均为本站所有,任何个人或媒体不得私自转载传播。相反标注其他网站时,版权归原网站所有,如有侵权,请提供相关版权证明给本站,审核属实后将会立即删除。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所显示的内容仅供学习、交流之用/禁商用。

推荐阅读+MORE